贪爷

跨过星辰大海的鲸

一触即发

一触即发


            看着眼前喝醉的人,白敬亭脑袋疼。魏大勋的酒量不好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可本人还要逞强,硬喝。今天本身只是何老师蹿的一个局,聚一聚。可餐桌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碰了魏大勋的底线,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他搁那里拿着一个酒瓶子就吹。
             白敬亭扶着魏大勋,他俩身高差不多可是魏大勋因为喝醉了整个人完全是靠他支撑着。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白敬亭终于把魏大勋送回酒店的套房里。
              夜已经深了
               白敬亭用酒店的房卡把门打开进到卧室,把魏大勋放床上刚想离开魏大勋就拽住了他。看着刚才还眼神醉眼迷蒙的人,现在眼神里那有一丝醉意。“大勋...?”白敬亭轻声问出来。魏大勋一个手臂用力,将白敬亭按到床上,身体跨坐上去。上半身凑到白敬亭的耳边声音中带着几分挑逗“小白,你想...尝尝...?”“什么?”“花的味道吗?”说完,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白敬亭的耳廓。呼出的酒气也慢慢洒在白敬亭的脸上。白敬亭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也没想到过原来喝醉的魏大勋是这个样子。他还有多少面是他没有看过的。魏大勋起身看着白敬亭眼睛似醉非醉,双腿慢慢轻轻摩擦白敬亭的腿,看着他。在白敬亭的面前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的扣子。他在诱惑自己,白敬亭看着在他身上的人魅惑的表演,眼角的周围像被胭脂晕染了一样。可是白敬亭能轻易上吗?答案当然是不能,他要看看魏大勋你会诱惑到什么地步。
              魏大勋看着床上的人,嘴角似笑非笑,泪痣在霓虹灯透过的窗子微亮闪着光,眼神在打量着自己,充满了趣味儿。魏大勋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受控制了,管它什么伦理纲常,今天他要尽全力诱惑他,放纵自己。魏大勋缓缓的低下身子,看着白敬亭俩人之间的距离慢慢缩进,彼此呼潵的热气扑在俩人的脸上。魏大勋看见了白敬亭眼里里的玩味,他低下头轻轻的舔舐着白敬亭的喉结。一下子白敬亭的呼吸变得粗重。翻身将魏大勋压在自己的身下。看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动作,没人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霓虹灯的光芒透过窗户洒在彼此的脸上,形成光与暗的缠绵。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不断的在运动碰撞再等待最合适的机遇。看着身下的人白敬亭笑了靠近魏大勋的耳旁“魏大勋,你是什么味道的”说这话的时候手还不老实在魏大勋的身上来回摸索,满意的看着身下的人发出故意抑制住的呻吟。魏大勋也不甘示弱,抓住白敬亭的手平息了一下呼吸。“我是什么味道的,你尝尝。”魏大勋说完咬了一口白敬亭的耳朵将他的手往他的下面挪去。“白敬亭,做你想做的。”
                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一触即发,它们等到了最合适的机遇,爆发,碰撞,挤压。正如床上的两人。
               魏大勋修长的腿紧紧的环绕在白敬亭的腰上,脚踝上的红绳被汗水浸湿,诱人犯罪。白敬亭一下一下的冲击着身下的人。听着他的喘息。他要他感受他。白敬亭凑到魏大勋脸庞“哥哥,你感受到我了吗,你吃的消吗?”声音中带着撒娇的味道可却难言情欲之色。“小白”魏大勋废力的直起身子双臂挂在白敬亭的胳膊上。说了一句话,造就了他接下来的惨果。“小白,你有没有听过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PS不知道咋想的写了一辆车,估计是报废了。

听戏

发布了长文章:听戏

点击查看

没有定好谁攻谁受,好纠结,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KiaLouise
很喜欢这个太太写的文,人说文字反应了一个人的灵魂,那我觉得太太的灵魂一定很干净。虽然有些时候太太会陷入对自己的“嫌弃”但是,我希望太太知道她是最棒的,敲级好。送太太一句表白的话
    星辰的光芒不会因为宇宙的浩瀚而埋没,花的芬芬会有懂它的人轻嗅。那么太太愿你如星辰一样,静静地发光,如花儿一样的文字等人品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