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爷

跨过星辰大海的鲸

站tag致歉 戾气重,慎点

我真的受不了 @123 小姐,你若是真不喜欢我们这个圈子你就不要来了好不好,没人死气白脸希望你来,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是真的没教养,还是就像文人所说一样追求刺激,你的每一次言论,真的会让我们这个圈子的人感到恶心。大家来这个圈子磕rps我们愿意,管你啥事,有刀子,有糖这些貌似和你没有关系 @123

大家尽力的忽视你,甚至偶尔有些时候,我都不明白你的骂点在哪里,我只能这么说你不管怎么在这圈子里作妖,怎么去当你的唯粉,我把话晾在这,你的幻想只存在你自己的梦里。

PS送黑子:而且我还说我们这个圈子,圈地自萌爱咋滴咋滴,而且我们圈地自萌,邀请你们了吗?

大大,你还好吗?

@KiaLouise
em.....其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真的很喜欢大大写的文字,看大大的Lofer,觉得很好(感觉自己像个变态)大大的生活不错,可惜在六月份之后大大也没有在更了。很羡慕大大的生活,我真的觉得这位大大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博主了。大大我喜欢你。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忽然想写一篇文,灵感来了就写了,平常在圈里默默潜水,文笔差见谅。❤
    不是两位老师的cp文,就是写怎么喜欢上的两位老师,和我对两位老师的感觉。

                          猫,
              记得盛夏那年,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带来了几分燥意。那个盛夏很暧昧,很美好,就和橘子汽水一样,喝下去微凉却能让味道永存。
              南二街的街旁有许多人家,房屋是四合院,红色的瓦墙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在街的最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站牌很老已经存在了很久,就和南二街的四合院一样伴随着里的人成长了一代又一代。人们喜欢在这里等车上班。
              南二街有一个很老的四合院如果房子按辈分儿排它应该是最老的。在南二街还不叫南二街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一个老旧的藤椅。榕树很高大,枝叶繁茂已经将整个四合院遮盖住,疏密而错落有致的枝干。阳光透过树叶,树下是斑驳的碎影。不过长久没有人住,这院子里的摇椅已经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夕阳垂落,余晖如蝉翼般洒在这些四合院上,这院子里忽然有一阵声响,一只白猫从草丛里出来,毛色干净,两个猫耳朵一动一动,像个大的糯米团子在动。
喵喵白猫软糯的叫着,不一会儿一只黑猫探出了头,不过情况比较糟糕这只小黑猫卡在草丛里。一双黑眼睛水灵灵看着。白猫在它的身边焦急的转着希望有人能帮一下它的小黑猫。
        “有猫哎。”    “好可爱的小猫呀。”    “呀,小白猫好可爱。”      “这只小黑猫被困住了啊”几个住在附近的孩子来四合院探险看着被困在草丛里的小黑猫,小心翼翼的把这只小黑猫拿出来。白猫看见自己的小黑猫没事,喵喵的开心叫着,小黑猫伸出舌头舔了舔这几个孩子。夕阳的余晖正好洒在院子里。勾勒这猫与人。
         不久之后,南一道街的孩子们都知道了白猫和黑猫的存在。总会三俩相约,买吃的去老四合院里和这两只猫玩耍,孩子们发现这两只猫白猫很安静,总喜欢趴在黑猫的旁边顺毛,看着黑猫和孩子们玩耍。要不让就是两只猫相依偎在一起小恬,黑猫睡着白猫慢慢顺着黑猫的毛。
         可有一天,孩子们拿着吃的去找两只猫发现不见了,四处寻找发现两只猫在老车站旁。
         时光匆忙,每天人们都会在南二街的车站看到两只猫在车站旁呆着,人们也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变化可他们不知道每次他们会下意识的看两只猫趴的花坛边上。会带一些零食放在花坛边上。
          时间慢慢的走,孩子们,大人们习惯了两只猫。可是有一天,孩子们看见有一户人家抱着白猫。孩子们躲在角落,看着那户人家进进出出把行李放在车上。有一个孩子跑过去拽住男主人的衣角怯怯的问“白猫猫要走了吗?”“嗯,对”其他的孩子在不远处听到白猫要走,赶紧跑过来围住男主人“叔叔,白猫猫能不走吗?”  “叔叔,白猫猫能留下来吗?”孩子的问题无疑都是期望希望男主人否认,可男主人还是说出了令人心碎的话“不可以,白猫要走了。”
             南二街孩子们就看着看着汽车驶出南二街,直到没有影也没有一个孩子离开。有一个孩子问道“黑喵喵呢?”孩子们四处张望,找寻黑喵喵。“在哪里”孩子们问声看去,看到黑猫在车站的座椅上望着白猫离去的身影。孩子们跑过去想安慰黑猫但是黑猫只是纵身一跃,跳到它和白猫经常趴的花坛边上。安安静静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执着的看着南二街的街头。孩子们散去了 只剩黑猫一个人在趴着。眼神还是没有变,执着的看着街头等着那只白猫回来,等着白猫一起去吃鱼,一起和孩子们玩,一起去大榕树下。

后尾
    盛夏有些苦涩,不过它还没有过完,那年的盛夏,2018。
     那年的孩子不会忘记两只猫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玩伴一起在榕树下听知了时的幼稚。


完。

可能这篇文章文笔很差,影响大家心情。在此说声对不起。

这篇文是我对两位老师的理解或许一开始的美好,值得珍藏,但是两位老师有各自的生活终会因为一个分支而离开,不过两只猫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相遇的某一时间继续彼此未完陪伴。而那群孩子们就是镇魂女神了,因为两只猫我们本来互不干系却被联系在一起,会有时候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会因为两只猫而去反抗大人,做一些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不管怎样盛夏这年,我不悔遇到两只猫,不会遇到各位镇魂女神。
        2018,    双子塔,    镇魂女孩,    C位出道。

❤❤❤❤

            

    忽然想写一篇文,灵感来了就写了,平常在圈里默默潜水,文笔差见谅。❤
    不是两位老师的cp文,就是写怎么喜欢上的两位老师,和我对两位老师的感觉。

                          猫,
              记得盛夏那年,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带来了几分燥意。那个盛夏很暧昧,很美好,就和橘子汽水一样,喝下去微凉却能让味道永存。
              南二街的街旁有许多人家,房屋是四合院,红色的瓦墙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在街的最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站牌很老已经存在了很久,就和南二街的四合院一样伴随着里的人成长了一代又一代。人们喜欢在这里等车上班。
              南二街有一个很老的四合院如果房子按辈分儿排它应该是最老的。在南二街还不叫南二街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一个老旧的藤椅。榕树很高大,枝叶繁茂已经将整个四合院遮盖住,疏密而错落有致的枝干。阳光透过树叶,树下是斑驳的碎影。不过长久没有人住,这院子里的摇椅已经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夕阳垂落,余晖如蝉翼般洒在这些四合院上,这院子里忽然有一阵声响,一只白猫从草丛里出来,毛色干净,两个猫耳朵一动一动,像个大的糯米团子在动。
喵喵白猫软糯的叫着,不一会儿一只黑猫探出了头,不过情况比较糟糕这只小黑猫卡在草丛里。一双黑眼睛水灵灵看着。白猫在它的身边焦急的转着希望有人能帮一下它的小黑猫。
        “有猫哎。”    “好可爱的小猫呀。”    “呀,小白猫好可爱。”      “这只小黑猫被困住了啊”几个住在附近的孩子来四合院探险看着被困在草丛里的小黑猫,小心翼翼的把这只小黑猫拿出来。白猫看见自己的小黑猫没事,喵喵的开心叫着,小黑猫伸出舌头舔了舔这几个孩子。夕阳的余晖正好洒在院子里。勾勒这猫与人。
         不久之后,南一道街的孩子们都知道了白猫和黑猫的存在。总会三俩相约,买吃的去老四合院里和这两只猫玩耍,孩子们发现这两只猫白猫很安静,总喜欢趴在黑猫的旁边顺毛,看着黑猫和孩子们玩耍。要不让就是两只猫相依偎在一起小恬,黑猫睡着白猫慢慢顺着黑猫的毛。
         可有一天,孩子们拿着吃的去找两只猫发现不见了,四处寻找发现两只猫在老车站旁。
         时光匆忙,每天人们都会在南二街的车站看到两只猫在车站旁呆着,人们也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变化可他们不知道每次他们会下意识的看两只猫趴的花坛边上。会带一些零食放在花坛边上。
          时间慢慢的走,孩子们,大人们习惯了两只猫。可是有一天,孩子们看见有一户人家抱着白猫。孩子们躲在角落,看着那户人家进进出出把行李放在车上。有一个孩子跑过去拽住男主人的衣角怯怯的问“白猫猫要走了吗?”“嗯,对”其他的孩子在不远处听到白猫要走,赶紧跑过来围住男主人“叔叔,白猫猫能不走吗?”  “叔叔,白猫猫能留下来吗?”孩子的问题无疑都是期望希望男主人否认,可男主人还是说出了令人心碎的话“不可以,白猫要走了。”
             南二街孩子们就看着看着汽车驶出南二街,直到没有影也没有一个孩子离开。有一个孩子问道“黑喵喵呢?”孩子们四处张望,找寻黑喵喵。“在哪里”孩子们问声看去,看到黑猫在车站的座椅上望着白猫离去的身影。孩子们跑过去想安慰黑猫但是黑猫只是纵身一跃,跳到它和白猫经常趴的花坛边上。安安静静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执着的看着南二街的街头。孩子们散去了 只剩黑猫一个人在趴着。眼神还是没有变,执着的看着街头等着那只白猫回来,等着白猫一起去吃鱼,一起和孩子们玩,一起去大榕树下。



后尾
    盛夏有些苦涩,不过它还没有过完,那年的盛夏,2018。
     那年的孩子不会忘记两只猫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玩伴一起在榕树下听知了时的幼稚。




完。

可能这篇文章文笔很差,影响大家心情。在此说声对不起。



这篇文是我对两位老师的理解或许一开始的美好,值得珍藏,但是两位老师有各自的生活终会因为一个分支而离开,不过两只猫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相遇的某一时间继续彼此未完陪伴。而那群孩子们就是镇魂女神了,因为两只猫我们本来互不干系却被联系在一起,会有时候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会因为两只猫而去反抗大人,做一些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不管怎样盛夏这年,我不悔遇到两只猫,不会遇到各位镇魂女神。
        2018,    双子塔,    镇魂女孩,    C位出道。

❤❤❤❤

            

一触即发

一触即发


            看着眼前喝醉的人,白敬亭脑袋疼。魏大勋的酒量不好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可本人还要逞强,硬喝。今天本身只是何老师蹿的一个局,聚一聚。可餐桌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碰了魏大勋的底线,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他搁那里拿着一个酒瓶子就吹。
             白敬亭扶着魏大勋,他俩身高差不多可是魏大勋因为喝醉了整个人完全是靠他支撑着。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白敬亭终于把魏大勋送回酒店的套房里。
              夜已经深了
               白敬亭用酒店的房卡把门打开进到卧室,把魏大勋放床上刚想离开魏大勋就拽住了他。看着刚才还眼神醉眼迷蒙的人,现在眼神里那有一丝醉意。“大勋...?”白敬亭轻声问出来。魏大勋一个手臂用力,将白敬亭按到床上,身体跨坐上去。上半身凑到白敬亭的耳边声音中带着几分挑逗“小白,你想...尝尝...?”“什么?”“花的味道吗?”说完,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白敬亭的耳廓。呼出的酒气也慢慢洒在白敬亭的脸上。白敬亭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也没想到过原来喝醉的魏大勋是这个样子。他还有多少面是他没有看过的。魏大勋起身看着白敬亭眼睛似醉非醉,双腿慢慢轻轻摩擦白敬亭的腿,看着他。在白敬亭的面前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的扣子。他在诱惑自己,白敬亭看着在他身上的人魅惑的表演,眼角的周围像被胭脂晕染了一样。可是白敬亭能轻易上吗?答案当然是不能,他要看看魏大勋你会诱惑到什么地步。
              魏大勋看着床上的人,嘴角似笑非笑,泪痣在霓虹灯透过的窗子微亮闪着光,眼神在打量着自己,充满了趣味儿。魏大勋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受控制了,管它什么伦理纲常,今天他要尽全力诱惑他,放纵自己。魏大勋缓缓的低下身子,看着白敬亭俩人之间的距离慢慢缩进,彼此呼潵的热气扑在俩人的脸上。魏大勋看见了白敬亭眼里里的玩味,他低下头轻轻的舔舐着白敬亭的喉结。一下子白敬亭的呼吸变得粗重。翻身将魏大勋压在自己的身下。看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动作,没人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霓虹灯的光芒透过窗户洒在彼此的脸上,形成光与暗的缠绵。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不断的在运动碰撞再等待最合适的机遇。看着身下的人白敬亭笑了靠近魏大勋的耳旁“魏大勋,你是什么味道的”说这话的时候手还不老实在魏大勋的身上来回摸索,满意的看着身下的人发出故意抑制住的呻吟。魏大勋也不甘示弱,抓住白敬亭的手平息了一下呼吸。“我是什么味道的,你尝尝。”魏大勋说完咬了一口白敬亭的耳朵将他的手往他的下面挪去。“白敬亭,做你想做的。”
                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一触即发,它们等到了最合适的机遇,爆发,碰撞,挤压。正如床上的两人。
               魏大勋修长的腿紧紧的环绕在白敬亭的腰上,脚踝上的红绳被汗水浸湿,诱人犯罪。白敬亭一下一下的冲击着身下的人。听着他的喘息。他要他感受他。白敬亭凑到魏大勋脸庞“哥哥,你感受到我了吗,你吃的消吗?”声音中带着撒娇的味道可却难言情欲之色。“小白”魏大勋废力的直起身子双臂挂在白敬亭的胳膊上。说了一句话,造就了他接下来的惨果。“小白,你有没有听过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PS不知道咋想的写了一辆车,估计是报废了。

听戏

发布了长文章:听戏

点击查看

没有定好谁攻谁受,好纠结,写的不好还望海涵

@KiaLouise
很喜欢这个太太写的文,人说文字反应了一个人的灵魂,那我觉得太太的灵魂一定很干净。虽然有些时候太太会陷入对自己的“嫌弃”但是,我希望太太知道她是最棒的,敲级好。送太太一句表白的话
    星辰的光芒不会因为宇宙的浩瀚而埋没,花的芬芬会有懂它的人轻嗅。那么太太愿你如星辰一样,静静地发光,如花儿一样的文字等人品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