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爷

跨过星辰大海的鲸

靠!!这熊孩子绝对不是我爱豆!!---0.5

        在这里声明,一个脑洞以及这里纯属瞎编。 设同性婚姻合法。其中有借梗部分

1L  啊啊啊!!!看我刷出了什么!!!   

2L  从楼主几个啊字我们能体会出现在楼主十分激动。


3L  从楼上的简短分析之中,我竟然懂了题意  


4L  楼上的都是人才啊


5L  楼主啊,你刷到了啥??  

6L  我擦!!这是啥!!


7L   啥啊?


8L  自我看到这个楼以后,我懂得了原来什么叫做勾人心魂,啥啊?

  
9L  好奇


10L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WILD and FREE》节目组,官宣这次旅行的嘉宾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11L  没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大不了的.......

         大不了的.....

         不了的.....

          的.....
12L  从楼上10楼轻描淡写的语气我发现


13L  啊啊!!楼里的亲们我咋感觉我不认识字了呢!!!

   《WILD and FREE》:同学们,每个人心里都是狂野无所畏惧的。这次旅行狂野的非洲,尼罗河畔埃及妖后动人的身姿与她惊世骇俗的爱情,撒哈拉大沙漠大自然美丽却又狰狞的一面。猎豹的美亲眼目睹。let"s go ! 自由不羁,无拘无束,释放自我。你好《WILD and FREE》正式邀请你,启程非洲,狂野的故乡。@ 白宇WHITE  @朱一龙 

14L  我去了!!


15L  我的梦想呀,我的心肝儿呀,成真了呀


16L 朱一龙,白宇你俩是个狠人


17L  我的妈呀,服务器瘫痪了。


18L  为什么?大家这么惊讶?


19L  楼上的你竟然不知道!


20L  我来给楼上普及一下。《WILD and FREE》是一个关于旅行的综艺节目,每次旅行选一个地方,三组嘉宾一组两个人先分开旅行,在聚集在一起。这节目刚出来的几期堪称冰到零下—240℃,可是后来由于网友的发现这节目起死回生,已经是旅行节目的大哥大了。

21L  我感觉楼上说了一堆废话。
22L  


23L  其实重点在于,这个节目基本参加了明星的终生大事就解决了。这个节目录了三期十八个嘉宾,十二个结婚了。后来被网友亲切的称节目为,月老的旅行。

24L  楼上普及的完美。


25L  啊啊啊,我亲爱的两个爱豆要一切旅行了,激动。


26L  激 ♂动

27L  楼上叉出去。


28L  叉♂出去


29L  哲学弟


30L  很奇怪,弱弱的问一句大家为什么那么激动这两个参加节目


31L  哦,亲爱的小可爱,让本亚历山大告诉你,这两个可爱的迷人的上帝的孩子,在2018年凭借精湛的演技主演镇魂,扫了一大片。以及让服务器瘫痪了好几回。磕他俩的人,我们亲切的称呼为镇魂女孩,就这样,两个孩子终于要在一起了。神会祝福他们的。


32L  哦,谢谢,亚历山大的普及。

 

33L 哦,不用谢,我亲爱的孩子。

 

35L  哦,您太客气了

 

36L  哦,可爱的孩子,不用谢。

 

37L  哦,神会祝福您的。

 

38L 哦,楼上的你们太恶心了。

 

39L  哦,亲爱的楼上我赞同你。

 

40L  哦,亲爱的大家,我们能停止这糟糕的翻译腔吗。

 

41L  当然可以

 

42L 刚才看了一眼微博,大家基本都疯了,镇魂兄弟再次合体,好久了,本CP终于能光明正大磕糖了。

 

43L  看了这么多,原来朱一龙白宇不是夫妻关系啊,我以为是呢

44L 我的天呀,楼上的小可爱你在说什么。

 

45L 小可爱,乖啊,我们带你出去

 

46L 来人堵住楼上的嘴

 

47L  

48L  这么久了,这么还有CP狗叫,哥哥就是和那个吸血鬼录节目,你们也会想这么多,真是够了。*(此号已禁)

 

49L  楼上,你有病啊

 

50L

51L

52L

 

53L管理员 

小婊砸,不喜欢看别来看,你在嘚瑟,老娘弄死你

54L 管理员大大威武

 

55L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56L 战友们,我发现一件事儿

 

57L 什么事?

58L

 

60L 节目的开播在周四晚上八点,但是今天是周一

 

61L

62L

63L 为了相信楼上说的是胡话,我特地看了日历,今天他娘的事周一啊

64L

65L

66L

67L 接受现实吧,今儿周一

 

68L  可是伦家现在想看啊,伦家已经饥渴难耐了。

 

69L  饥♂渴♂难♂耐

 

70L 楼上的哲学哥又来了。

 

71L  

72L 同志们,忍耐吧,还有三天加油我们可以的。

 

73L 楼上细致一点说我们还有72个小时4320分钟以及259200秒,恭喜我们。

 

74L 楼上谢谢啊

75L 大家冷静吧,周四见吧。

 

76L 我不要

 

 

 

补充一点这里纯属开心,以及是无差啊

 

 

 

在你身旁 (生子文)

 前方来点废话,自己写这篇文也没想太多只是突然的脑洞。其中有些借鉴的部分。生子文,不喜勿入。以及这是一篇无差文,龙哥生子是因为源于对小白的爱,不存在谁在上面这些问题,龙哥不舍得让小白疼所以是他生子。以及所有医用知识纯属瞎写。

 

 

            有时候,朱一龙在想他的叛逆期是不是来晚了,别人十几岁来的叛逆期,而自己好像在三十岁以后来的叛逆期。而且,自己的叛逆期还是遇到一个人来的。

            “呕”朱一龙现在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扒着马桶进行撕心裂肺的呕吐。朱母听这从厕所里传出来的声音,那么一瞬间她真的忍不住拿起电话告诉大洋彼岸的另一个人过来,看看自己儿子为他受的苦。可是她不能,他知道自家儿子的性子,他害怕让自己那位担心。

           “妈。”朱一龙从厕所走出来看着母亲担忧的脸庞,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看母亲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和小白一起走上离经叛道这条不归路的时候,还是告诉她他要为一个男人生下孩子的时候。

          “过来,吃点饭吧。”母亲轻柔的声音将朱一龙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来。朱母将煲好的鸡汤拿了出来,里面特地加了一些去腥,开胃的中药。美国这里中餐少的可怜,就算有味道也不是很好。因为担心自己儿子朱母放下了手头的工作专心过来伺候儿子。朱母舀了一碗鸡汤,放到儿子面前。

           朱一龙刚拿起想喝一口没想到,味道刚飘到鼻子前。一阵反胃,胃里翻江倒海赶紧去厕所,扶着马桶吐,可是又能吐出来什么,他的孕吐反应极其严重,吃不下东西,可还是要逼迫着自己吃下去,自己无法吸收,但是,肚子里的小朋友要吃东西。这时候朱母走过来,轻拍自家儿子的背,让他舒服一些。“刚才,小白来电话了,说今晚就能回来。”看到自己家儿子听到白宇晚上回来的时候,眼睛一闪一闪的带着期盼。心中又是一阵发涩,傻孩子。

          “龙哥”听见心上中气十足的声音,朱一龙觉得自己的苦没白熬。白宇走过来抱住自己心尖上的人。朱一龙看着他,风尘仆仆眼圈下面的青色令人心疼,可是看见自己还是忍不住笑了,真是个小孩子呀。

            白宇搂着他龙哥,活动一结束他就订了最快飞往美国的机票,终于旅行的不堪,在开门见到他龙哥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他窝在龙哥身上,觉得人生似乎就是这样吧,回家之后能看到自己人生的一切,等他回来的是自己爱的人,和即将与他进行交流的小小朋友。

           朱一龙看着在自己身边睡着的大男孩,美国的晚上星星很多,星光透过窗子洒在正在沉睡人的身上。朱一龙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白宇,一点一点仿若要将眼前的人刻在灵魂的深处,以防下辈子找不到人了。他不舍得让自己小孩疼,一点都不舍得。突然,一阵恶心,一股抑制不住的酸水从胃里反出来,朱一龙忍着,赶紧下床去厕所。把门锁好,开始无所顾忌的呕吐。吐完朱一龙抬头看见镜中的自己。忍不住扶上自己的脸。是他吗?自己怎么变成这样?镜中的人眼角微红,身上套着宽大的卫衣,看起来太滑稽了。像女人又像男人,是个怪物。他原本以为自己尽量去忽视的变化,现在在镜中都赤裸裸的暴露出来。自己每天需要注射雌性激素保持胚盘的发育,吃一些雌性药物,弱化身上的男性特征。身上的肌肉因为药物的作用平了下来,胸前的肌肉倒是越来越大。他不想承认自己变得像个怪物一样不男不女。可现实像一个大锤子一样,打碎了他的幻想。他想倾诉可是却知道没人能帮他,思绪到这里他真的忍不住了,从小到大,他自认眼泪无法解决任何问题,所以他很少流泪。可现在他却像一个畏手畏脚的小老鼠一样,低声抽泣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朱一龙用冷水冲洗的脸,他该出去了。

           回到床上,朱一龙整个人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盖上,稍微侧身躺下去。刚躺下去没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热源靠过来,搂住自己,暖暖的让人心安。白宇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看着床上的他龙哥,在龙哥下床去厕所的的时候他就醒来了。听见厕所里的干呕他很想冲过去,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自己的龙哥不想任何人看到脆弱的样子。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心上人的变化,变得脆弱敏感,变得小心翼翼,明明下一秒随时感觉都能晕过去,却不想让人担心硬撑,明明不喜欢吃的东西却因为肚子里的小生命强迫这自己吃下去,明明都很累了却还是不想休息。

        

 

           临近产期的时候,白宇推掉了所有工作,有一个自己演的电影自宣传以来,他就没去过几次,他知道现在自己在媒体眼中是什么样子,也知道会有多少营销号追着自己骂。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迎接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了。

          产房外面,朱一龙已经被推进去准备预产了。那个肚子里的小生命一下子,在进入病房的那一刻牵动了所有人的心,他的,朱一龙的,他父母的,龙哥父母的,他的两个姐姐的。就这样两个家庭联系就这样被牵动起来。

         白宇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状态。呆呆的不知所措。刚才医生出来让他签一份通知书,他已经记不清内容了,只是医生的话还在脑里回荡,病人现在需要进行大抽血,我们尽量保证孩子和大人平安。白宇签完后整个人是懵住的,他好像还有好多事情没和龙哥做,还有好多话没跟龙哥说。他们没有一起去挪威看极光,没有去罗马的古城,没有去阿尔卑斯山,没有去毛里求斯岛,一起潜水。没有去北极道滑雪。没有去好多好多地方。他也有好多好多话没亲口和龙哥说他真的好爱他,其实龙哥你的不开心我都知道,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龙哥你知不知道我是个大颜控,我觉得你好帅,龙哥其实如果你不喜欢毛猴也没关系我喜欢就行了,龙哥你说我们老了会是什么样子,龙哥,龙哥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这一切似乎都静止了,白宇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一切似乎都像慢电影一样。家人的哭泣,医生的忙碌,母亲的声音。他都听不见此时他在等,等病房里的龙哥出来,他一定把所有没做过的事,没说过的话全都告诉龙哥,只要他平安。

        “怎么样,医生”“怎么样,孩子怎样”“大人如何”当医生出来的那一刻,白宇无神的双眼才散发点光辉,怎样?他的龙哥还好吗?“孩子和大人都平安,是个女孩儿不过小孩子是早产儿转到温室了,大人现在刚做完手术,只需一个人进去看护。”听到医生的回答,白宇安心了不少。穿着医院给的无菌衣服进去,看见他龙哥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只要医疗器械的声音。白宇走过去,握住龙哥的手,十指相扣,扣住他这一辈子最珍贵的宝藏。轻声道“龙哥,你这个样子可是很少见呀,孩子是个早产儿,送去温室了,是个女儿。是我们的小小朋友,是个小公主啊。龙哥,你知不知道医生让我签通知书的时候我的害怕,害怕你突然消失,我们还有好多话没对彼此说,好多事情没有一起做,没关系的,龙哥我们慢慢来。”“唔”“龙哥,你醒来”看着病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白宇忍不住雀跃。朱一龙看着自己的小孩儿眸中似乎带着眼泪,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一如既往暖着他。“本身是想好好睡一觉的,不过被一个小朋友吵醒了,一直在耳边说,像个小蜜蜂一样。”朱一龙说完这话望着白宇,眼睛里倒影这彼此。

           白宇小心翼翼扶着龙哥从病房出来到温室里看孩子,朱一龙隔着玻璃,望着那个在小床上的孩子,身上被插了各种管子,小小的,只有肚皮微弱的起伏再告诉他们,这个小孩子还活着。朱一龙将自己的收放在玻璃上,白宇手随之覆在上面说了一句话“哥哥,她看起来好丑呀”朱一龙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是啊,是个好丑的小公主呀,却让他拼尽全力,承受了莫大的痛苦都甘愿。

           当真正可以抱小孩子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激动,看了好多书,双方的父母也都教他们怎么抱小孩,可真正抱的时候,小孩子的身骨那么软,一个劲儿往下滑,小小的脑袋靠在父亲的肩膀上,睡的香甜。白宇看着这俩个一个大团子,一个小团子,从今以后这就是他的一切,他会尽所有的一切保护他们。他会在所有风雨来临的时候,撑起一片天。

         “想好叫什么小名了吗?”龙哥的声音在白宇耳边响起。白宇看着龙哥那双仿若装着星辰的眼睛,轻声回答“叫,小夏天吧”“嗯,好”朱一龙轻轻摇着怀里的小朋友“小夏天,小夏天,欢迎你啊,我是爸爸,他是爹爹。”轻柔的验光洒在两个人身上,婴儿安睡的脸庞和爱人笑容,像一幅静谧的画卷

            很久以后朱一龙曾问过白宇为什么叫小夏天,白宇说在夏天我们两个人遇见了,在夏天我们相爱了,在夏天我们在一起了,在夏天这个小公主出生了,在夏天上天似乎赐给我了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一切。当然最后一句话白宇没有告诉他龙哥,因为他要等老了的时候,一点一点和龙哥回顾,一点一点和龙哥细数。

 

啰嗦了一大堆,可能会有后续吧。自己写的时候其实想过就如开头说的一样,不是因为谁是受谁就应该怀孕,为对方生孩子,是因为喜欢,自己可能是个另类。龙哥很喜欢小白,他不愿让小白收到一点伤害,他舍不得。所以为什么我会让龙哥承担“母亲”这个责任。

啊啊啊啊。我的cp 发糖了!!

1L

沙发

2L

 

板凳

 

3L

 

前排围观

 

4L

 

地板

 

5L

 

我的沙发!!

 

6L

 

啊啊啊啊啊!!激动死我了。

 

7L

 

楼上冷静

 

8L

 

我从看到官宣一直到现在,完全就是尖叫鸡的状态,救救孩子吧.

 

9L

 

救救孩子吧,我的cp要发糖了。

 

10L

 

楼上几位请冷静

 

11L

 

老娘终于能看到自家的两个大宝贝儿了

 

12L

 

啊啊,居居,白白。

 

13L

 

现在语言完全无法形容我的激动

 

14L

 

当初老娘就知道他俩肯定是一对儿

 

15L

 

只有我一个觉得,节目组这样真恶心,拿着我们居老师的热度给这个吸血鬼蹭

 

16L

 

对只有你一个觉得

 

 

17L

 

15楼还没消停,两个人公开都三年多了,还没刺激到你们

 

18L

 

楼上停下吧,他们已经没救了

 

19L

 

想当年朱白公开时候,我滴妈一堆毒唯闹着退圈,黑粉这么多年不也过去了吗

 

20L

 

两个同性恋真恶心!!(此号已封)

 

21L

 

我去,楼上哪里来的狗

 

22L

 

有病啊,咱们国家同性恋都合法了好吧

 

23L

 

上升人权攻击,举报了

 

24L

 

管理员大大,干的好。

 

25L

 

抱紧大佬的双腿

 

26L 管理员

 

这个帖子开了,就好好整,我把身份亮在这儿了,镇魂18年的毕业生,别让我在看到谁搁这儿给我找不痛快,把你号儿封了,也是你自找的。

 

 

 

27L

 

啊啊啊,楼上管理员小姐姐好女王。

 

28L

被圈粉了

 

29L

小姐姐威武

 

30L

看到镇魂18年毕业生,真的泪目

 

31L

楼上干嘛?蓄意煽情,举报了

 

32L

想当初多少女鬼在微博上进行盛夏的狂欢

 

33L

对呀,当初自己因为镇魂看两个老师神仙演技,成功的哭了不知多少回

 

34L

哎,男鬼永远没有姓名

 

35L

本想一下子哭出来,看到楼上这句话成功的笑出了声

 

36L

34楼你有毒

 

37L

开心一点,我们哭啥,蒸煮现在多好呀,摁着我们吃粮不吃都不行

 

38L

 

朱白cp是我见过最惨的cp,吃糖靠毒唯,挖粮靠蒸煮各自的唯粉

 

39L

 楼上不要说了,别家cp上热搜是给蒸煮公开,我们上热搜是惨。

 

40L

 想当年,老娘在两个人没公开的时候担心的,说话都小心翼翼。现在是挺直腰杆子,仰天大笑。

 

41L

上面的歪楼了,别回想以前了,现在大把的糖要来袭了。

 

42L

 

 

 

43L

 焚香沐浴,拉上窗帘,打开电视,准备好肯德基,水溶C,一切就绪

 

44L

现在就等节目开始了

 

 

 

45L

 

不行了,救救可怜的孩子吧

 

46L

加班狗,伤不起

 

47L

学生党,更桑不起

 

48L

那位小仙女直播文字吧,救救俺们吧

 

49L

现在在火车上,已经放弃用流量看视频了,网都卡没了

 

50L

惊现有钱人,流量看视频有钱呀

 

51L

本仙女直播

 

52L

谢楼上

 

53L

谢楼上,好人一生平安

 

54L

我的天,这是什么沙雕剧情

 

55L

这两人是婚后生活,出问题了吗?笑死我了

 

56L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白老师是朱老师,朱老师是白老师的感觉

 

57L

楼上在说什么绕口令?

 

58L

我……觉得……56楼说的…对。

 

59L

我也默默的点个头

 

60L

啊啊啊啊啊,我的小心肝抓心挠肺的咋地了

 

61L

同求

 

62L

在加班时候,老板的眼皮子底下溜号

 

63L

发生了啥?

 

64L

小天使们别急,一下文字直播。            

  摄制组让各位落座,进行一小段采访。朱老师整个人感觉像个蚕蛹顾涌顾涌的,白老师就很安静在哪里发呆。编导姐姐问两个人对这次参加节目的感受。朱老师回了一大串说很新奇呀,从来没有过,感觉挺好。就看到白老师那里就三字“就,还好。”

 

65L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两人,朱老师冗长一堆几十秒,到小白这里就秒,就还好

 

66L

 隔着屏幕我都感觉到了,编导小姐姐的绝望和懵逼

 

67L

这两人这么多年是调换身份了?

 

 

 

68L

以下继续直播    

 导演组让两个人回酒店拿行李,这次是朱老师去旅行,白宇看。然后就看其他情侣都走了,两个人就盯着对方的脸发呆。

 

69L

我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没准备行李

 

70L

楼上赞同

 

71L

我看到两个人在听见拿行李的时候的懵逼

 

72L

这两个人太逗了,别人一孕傻三年,他俩一婚傻三年。

 

73L

 

哈哈哈哈哈,两个人不行了他俩一定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遗产

 

74L

 楼上咋了

 

75L

我知道   

 两个人走出录播室,小白问龙哥

“你准备行李了”

“没”

“那怎么办?”

“不知道”

 

76L

这两人我头一次见到快要上飞机了,行李啥都没有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77L

哈哈哈,不行了,我的开心股票就他俩了

 

78L

接上文字直播     

“你随便回酒店找几件衣服吧。”这句话是小白说的。

“你就这么舍弃队友了?”

“嗯”

 

79L

 

我去了,我发誓龙哥说完你自己随便带几件衣服的时候,小白的绝望,不行了。

 

80L

 

哈哈哈,你就这么舍弃队友了,他俩敢情这么多年都是战友

 

81L

有一句话说的好,婚姻就是两个人一起保卫的战争,战友是对的。

 

82L

笑死了,自习课忍不住笑出了声

 

83L

 

我在地铁笑的和一个智障没什么区别,周围人都看我。有些慌

 

84L

我头一次见到出国旅行,行李现准备。

 

85L

我发誓我没笑,这是什么相处模式。

 

 

86L

“小白,你觉得我应该带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

“你就这么随缘吗?”

“嗯”

 

87L

这两个人有毒

 

88L

互相看彼此半天上衣带了6件,裤子就带2件。

 

89L

楼上知足吧,两个人忙活半天能把裤子带上都不错了

 

90L

发生了什么

 

91L

要不是摄制小哥忍不住出声提醒两个人裤子没带,兴许就没带了。

 

92L

没带裤子等于可以不用穿裤子等于龙哥不穿裤子

 

 

93L

 

临行之际,惊慌失措,发现竟是裤子没带。这一切到底是道德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敬请收看每周四晚9:00的妻子的浪漫旅行

 

 

 

94L

 

楼上叉出去

 

95L

结束的好快呀

 

96L

我感觉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3

 

97L

发生了什么就结束了

 

98L

这周的快乐源泉呀,没了

 

 

 

99L

 

放开我,我还没磕够

 

 

你好,我的他 (1)

    补充前面的话,因个人喜好,比较喜欢类似你的名字,超时空同居,随意看文各位图个乐呵就行,不用细究因为个人比较无脑。也有借梗的部分。

     朱白,龙宇误差,不要计较谁是攻。

 

 

  • 我们家的爱豆有奸情?

  • 我么家的爱豆相处怎么这么腻?

 

 

               “额。。。。好疼。”白宇捂着自己头疼欲裂的脑袋从酒店的床上起来,心想自己昨晚是干嘛了,能这幅德行。不对!白宇迷蒙的双眼猛然清醒。抬手摸自己的下巴。原本应该长着玫瑰花儿的下巴现在却是光滑一片。白宇赶紧冲向酒店的厕所,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张脸真是熟悉的,这不是他龙哥的脸吗。白宇呆站在镜子前。他现在急需重启一下自己的各个系统。

 

                而同样,彼时也在凌乱的不止是白宇,还有朱一龙。活了三十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坚信的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现在面临着很大的挑战。站在酒店厕所的镜子前看着这张白宇的脸。觉得自己应该现在联系一下这个身体的真正主人。

 

               “喂,龙哥。”

               “喂,白宇”电话被接起的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向对方双方确认身体的主人是对方。不然,换成别人他俩现在就不用安然无恙的打电话而是送去美国研究局进行解刨,看看哪里出现了失误。

                “龙哥,咱俩....这个情况,那个....我们约个地方谈一下?”白宇带着试探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边传过来。朱一龙听着他小心翼翼的人声音知道对面的人也在惊诧,这种事情发生。“好”听着龙哥的声音,白宇悬着的心不知怎么就落地了。等龙哥把地址发过来吧。白宇把手机放下随手撇在床上,整个人扑在被子里,等消息。整个人乘着这段时间消化一下这信息量,这也太大了。

                  “龙哥,我来了。”推门的声音响起,朱一龙看着眼前自己的脸,承认一点自己这张脸无论做什么表情看起来都不会过于傻气,哪怕白宇快把自己的脸拉到地上了。朱一龙叹了一口气。看着白宇开口说“怎么样,现在有什么打算。”朱一龙掘弃那些问起来一点儿实际作用都无法起到的问题。例如,你知道怎么一回事吗?你知道怎么解决吗?等等看起来有用,实际很傻的问题,直接开门见山的找解决办法。白宇也愣了一下子,他也没想到龙哥这么直接。”我不知道。“白宇想了一会儿,这是真话,因为是个正常人这么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事儿能接受都已经不错了,怎么还会去想解决办法。两人之间弥漫着沉默。

 

                    一阵电话铃打破了彼此间的沉默。是白宇的手机响了。朱一龙看了一眼把手机递给白宇,示意他这是他的电话。”喂“”白宇,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朱老师和你一起消失了,你知不知道,马上就要录节目了。你去哪里了,祖宗啊。“”录节目??“白宇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是一段沉默,接着就是“朱老师,怎么是你,你和白宇人呢?我们都快找你俩找疯了,快回来吧,节目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正式录制了,朱老师,求你了赶紧带着我家小祖宗回来吧。”白宇刚想回答,朱一龙就把手机拿了你过去应了一句好,连忙把电话挂掉,白宇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他龙哥,不是白宇。“所以我们现在是怎么办?”“回去。你的经纪人已经快疯了,如果我们再不回去”“走吧”

 

                 李蝉和陈洁看着各家自己的小祖宗,谢天谢地,谢谢圣母玛利亚让着两人在节目录制前出现了,不然明天的热搜榜肯定会被这俩祖宗霸屏的。白宇和朱一龙看了彼此一样之后默契的选择找到了对方的经纪人。“你俩真是多大个人了,还玩这么刺激的游戏,吓死我和陈洁了。”李蝉嘴上说着把手中的节目流程表,给这俩个人。白宇顺手把朱一龙那份儿拿着,走到休息室里,等龙哥回来。

 

 

               时间已经过去15分钟了,就看休息这俩个人跟个雕塑似地一动不动,盯着桌子上的整齐摆放着的节目流程表,现在两个人心中万只草泥马咆哮而过我滴妈。就看这白纸黑字加粗版印着七个字妻子的浪漫旅行,真狗啊,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一觉醒来不知灵魂互换,他妈的证儿都有了,啥时候的事呀。“你俩,干嘛呢?老僧入定,怎么样看了吗?”秉着诚实守信的原则两个人摇了摇头。李蝉看这俩个人一副宝宝乖乖的,宝宝不是故意的。咱们国家杀人最高期限几年。“你俩那么长时间干吗呢?”朱一龙把目光转向白宇看着他。白宇一下子震惊了,龙哥呀,你真是卖队友呀。”解释“听着用自己的声音说着这么欠揍的话,自己真的感觉网上那些女孩儿说的没错呀额,他龙哥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我们.....我们在...在思考。“支支吾吾半天白宇只能憋出这么一句屁话。废话肯定不能直接告诉实话,我们俩在思考什么时候接的综艺,以及为什么两个人会结婚。而且还是和对方。”行了,这个看不看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就是拍你俩日常的恋爱节目呀。“”恋爱节目,我们日常?我们什么时候接的。“白宇实在憋不住了,他的搞清楚,自己和龙哥是脑子有病吗,怎么接了个恋爱节目,俩个大老爷们儿有啥恋爱可谈的。

 

              可是,白宇忽略一件事儿,他是顶着他龙哥的脸在说话,李蝉看着眼前的景象,自家艺人那个性子她是门清儿,半天屁大点儿字都憋不出来,别人问十句回一句都不错了,今天是撞邪了。还有旁边的”白宇“整个人安安静静,自今儿早回来说的话屈指可数。”你俩有什么毛病?不是白宇你说你和你龙哥为了纪念结婚三年,特地接了这个节目虐虐网友。你俩没事吧“李蝉说完,一时间房间里没人在出声。不知过了多久李蝉告诉他俩你们在准备准备,过会儿我叫你俩出来。说完就离开了。”龙哥,你听明白了吗“白宇伸出一个指头捅捅身边的人。朱一龙回了神,理清思路。”我们现在结婚三年。“”我知道,龙哥怎么办呀?“

 

             ”离婚“”啥?李蝉差点儿一口气儿过去,他们说啥了?离婚。“你们俩怎么回事儿,把我着急忙慌找过来,跟我说离婚?”“你没听错,我和白宇要离婚。”李蝉看着自家艺人说出这句话,旁边还有个人搁那一个劲儿点头。“你俩要离婚?”“对”“不行,你俩不论什么原因都不能离婚,现在你俩滚回化妆室等着化妆录节目。”看着经纪人离开的背影。白宇和朱一龙知道走经纪人这条路肯定不行,家人朋友不用说也绝对不可能同意。“龙哥怎么办?”“小白,我们得离婚。”“我知道龙哥,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制定一套非常得体的方案,而且在所有人都无法找出理由的情况下离婚。”“你有办法?”“没有,龙哥现在咱俩是战友,必须齐心协力,统一战线,一起存亡。”朱一龙快奔溃了,他以为白宇能有什么办法呢,结果理直气壮的来了一句没有。“龙哥,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以离婚为结果,不抛弃,不放弃的拿到离婚证”“嗯”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这段,不用怀疑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电话拨通120告诉医生叔叔这里有俩个神经病。苍了天啊,你见过长着朱一龙的脸却叫着另一个人朱一龙,一个长着白宇的脸叫另一个长着朱一龙的脸的人小白。是世界疯了,还是这俩个人没吃药。

 

 

               此时是盛夏,微风拂面,暖风袭来卷着眷恋,卷着希望,卷着两个人的迷蒙,带着盛夏的热度,悄然吹进两个人的心房。种下种子。静待开花。

      

              

站tag致歉 戾气重,慎点

我真的受不了 @123 小姐,你若是真不喜欢我们这个圈子你就不要来了好不好,没人死气白脸希望你来,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是真的没教养,还是就像文人所说一样追求刺激,你的每一次言论,真的会让我们这个圈子的人感到恶心。大家来这个圈子磕rps我们愿意,管你啥事,有刀子,有糖这些貌似和你没有关系 @123

大家尽力的忽视你,甚至偶尔有些时候,我都不明白你的骂点在哪里,我只能这么说你不管怎么在这圈子里作妖,怎么去当你的唯粉,我把话晾在这,你的幻想只存在你自己的梦里。

PS送黑子:而且我还说我们这个圈子,圈地自萌爱咋滴咋滴,而且我们圈地自萌,邀请你们了吗?

大大,你还好吗?

@KiaLouise
em.....其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真的很喜欢大大写的文字,看大大的Lofer,觉得很好(感觉自己像个变态)大大的生活不错,可惜在六月份之后大大也没有在更了。很羡慕大大的生活,我真的觉得这位大大是我最喜欢的一位博主了。大大我喜欢你。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忽然想写一篇文,灵感来了就写了,平常在圈里默默潜水,文笔差见谅。❤
    不是两位老师的cp文,就是写怎么喜欢上的两位老师,和我对两位老师的感觉。

                          猫,
              记得盛夏那年,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带来了几分燥意。那个盛夏很暧昧,很美好,就和橘子汽水一样,喝下去微凉却能让味道永存。
              南二街的街旁有许多人家,房屋是四合院,红色的瓦墙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在街的最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站牌很老已经存在了很久,就和南二街的四合院一样伴随着里的人成长了一代又一代。人们喜欢在这里等车上班。
              南二街有一个很老的四合院如果房子按辈分儿排它应该是最老的。在南二街还不叫南二街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一个老旧的藤椅。榕树很高大,枝叶繁茂已经将整个四合院遮盖住,疏密而错落有致的枝干。阳光透过树叶,树下是斑驳的碎影。不过长久没有人住,这院子里的摇椅已经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夕阳垂落,余晖如蝉翼般洒在这些四合院上,这院子里忽然有一阵声响,一只白猫从草丛里出来,毛色干净,两个猫耳朵一动一动,像个大的糯米团子在动。
喵喵白猫软糯的叫着,不一会儿一只黑猫探出了头,不过情况比较糟糕这只小黑猫卡在草丛里。一双黑眼睛水灵灵看着。白猫在它的身边焦急的转着希望有人能帮一下它的小黑猫。
        “有猫哎。”    “好可爱的小猫呀。”    “呀,小白猫好可爱。”      “这只小黑猫被困住了啊”几个住在附近的孩子来四合院探险看着被困在草丛里的小黑猫,小心翼翼的把这只小黑猫拿出来。白猫看见自己的小黑猫没事,喵喵的开心叫着,小黑猫伸出舌头舔了舔这几个孩子。夕阳的余晖正好洒在院子里。勾勒这猫与人。
         不久之后,南一道街的孩子们都知道了白猫和黑猫的存在。总会三俩相约,买吃的去老四合院里和这两只猫玩耍,孩子们发现这两只猫白猫很安静,总喜欢趴在黑猫的旁边顺毛,看着黑猫和孩子们玩耍。要不让就是两只猫相依偎在一起小恬,黑猫睡着白猫慢慢顺着黑猫的毛。
         可有一天,孩子们拿着吃的去找两只猫发现不见了,四处寻找发现两只猫在老车站旁。
         时光匆忙,每天人们都会在南二街的车站看到两只猫在车站旁呆着,人们也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变化可他们不知道每次他们会下意识的看两只猫趴的花坛边上。会带一些零食放在花坛边上。
          时间慢慢的走,孩子们,大人们习惯了两只猫。可是有一天,孩子们看见有一户人家抱着白猫。孩子们躲在角落,看着那户人家进进出出把行李放在车上。有一个孩子跑过去拽住男主人的衣角怯怯的问“白猫猫要走了吗?”“嗯,对”其他的孩子在不远处听到白猫要走,赶紧跑过来围住男主人“叔叔,白猫猫能不走吗?”  “叔叔,白猫猫能留下来吗?”孩子的问题无疑都是期望希望男主人否认,可男主人还是说出了令人心碎的话“不可以,白猫要走了。”
             南二街孩子们就看着看着汽车驶出南二街,直到没有影也没有一个孩子离开。有一个孩子问道“黑喵喵呢?”孩子们四处张望,找寻黑喵喵。“在哪里”孩子们问声看去,看到黑猫在车站的座椅上望着白猫离去的身影。孩子们跑过去想安慰黑猫但是黑猫只是纵身一跃,跳到它和白猫经常趴的花坛边上。安安静静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执着的看着南二街的街头。孩子们散去了 只剩黑猫一个人在趴着。眼神还是没有变,执着的看着街头等着那只白猫回来,等着白猫一起去吃鱼,一起和孩子们玩,一起去大榕树下。

后尾
    盛夏有些苦涩,不过它还没有过完,那年的盛夏,2018。
     那年的孩子不会忘记两只猫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玩伴一起在榕树下听知了时的幼稚。


完。

可能这篇文章文笔很差,影响大家心情。在此说声对不起。

这篇文是我对两位老师的理解或许一开始的美好,值得珍藏,但是两位老师有各自的生活终会因为一个分支而离开,不过两只猫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相遇的某一时间继续彼此未完陪伴。而那群孩子们就是镇魂女神了,因为两只猫我们本来互不干系却被联系在一起,会有时候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会因为两只猫而去反抗大人,做一些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不管怎样盛夏这年,我不悔遇到两只猫,不会遇到各位镇魂女神。
        2018,    双子塔,    镇魂女孩,    C位出道。

❤❤❤❤

            

    忽然想写一篇文,灵感来了就写了,平常在圈里默默潜水,文笔差见谅。❤
    不是两位老师的cp文,就是写怎么喜欢上的两位老师,和我对两位老师的感觉。

                          猫,
              记得盛夏那年,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带来了几分燥意。那个盛夏很暧昧,很美好,就和橘子汽水一样,喝下去微凉却能让味道永存。
              南二街的街旁有许多人家,房屋是四合院,红色的瓦墙显露出岁月的痕迹,在街的最前面有一个公交车站,站牌很老已经存在了很久,就和南二街的四合院一样伴随着里的人成长了一代又一代。人们喜欢在这里等车上班。
              南二街有一个很老的四合院如果房子按辈分儿排它应该是最老的。在南二街还不叫南二街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院子里有一棵大榕树,一个老旧的藤椅。榕树很高大,枝叶繁茂已经将整个四合院遮盖住,疏密而错落有致的枝干。阳光透过树叶,树下是斑驳的碎影。不过长久没有人住,这院子里的摇椅已经蒙上了厚厚一层灰。
            夕阳垂落,余晖如蝉翼般洒在这些四合院上,这院子里忽然有一阵声响,一只白猫从草丛里出来,毛色干净,两个猫耳朵一动一动,像个大的糯米团子在动。
喵喵白猫软糯的叫着,不一会儿一只黑猫探出了头,不过情况比较糟糕这只小黑猫卡在草丛里。一双黑眼睛水灵灵看着。白猫在它的身边焦急的转着希望有人能帮一下它的小黑猫。
        “有猫哎。”    “好可爱的小猫呀。”    “呀,小白猫好可爱。”      “这只小黑猫被困住了啊”几个住在附近的孩子来四合院探险看着被困在草丛里的小黑猫,小心翼翼的把这只小黑猫拿出来。白猫看见自己的小黑猫没事,喵喵的开心叫着,小黑猫伸出舌头舔了舔这几个孩子。夕阳的余晖正好洒在院子里。勾勒这猫与人。
         不久之后,南一道街的孩子们都知道了白猫和黑猫的存在。总会三俩相约,买吃的去老四合院里和这两只猫玩耍,孩子们发现这两只猫白猫很安静,总喜欢趴在黑猫的旁边顺毛,看着黑猫和孩子们玩耍。要不让就是两只猫相依偎在一起小恬,黑猫睡着白猫慢慢顺着黑猫的毛。
         可有一天,孩子们拿着吃的去找两只猫发现不见了,四处寻找发现两只猫在老车站旁。
         时光匆忙,每天人们都会在南二街的车站看到两只猫在车站旁呆着,人们也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有什么变化可他们不知道每次他们会下意识的看两只猫趴的花坛边上。会带一些零食放在花坛边上。
          时间慢慢的走,孩子们,大人们习惯了两只猫。可是有一天,孩子们看见有一户人家抱着白猫。孩子们躲在角落,看着那户人家进进出出把行李放在车上。有一个孩子跑过去拽住男主人的衣角怯怯的问“白猫猫要走了吗?”“嗯,对”其他的孩子在不远处听到白猫要走,赶紧跑过来围住男主人“叔叔,白猫猫能不走吗?”  “叔叔,白猫猫能留下来吗?”孩子的问题无疑都是期望希望男主人否认,可男主人还是说出了令人心碎的话“不可以,白猫要走了。”
             南二街孩子们就看着看着汽车驶出南二街,直到没有影也没有一个孩子离开。有一个孩子问道“黑喵喵呢?”孩子们四处张望,找寻黑喵喵。“在哪里”孩子们问声看去,看到黑猫在车站的座椅上望着白猫离去的身影。孩子们跑过去想安慰黑猫但是黑猫只是纵身一跃,跳到它和白猫经常趴的花坛边上。安安静静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执着的看着南二街的街头。孩子们散去了 只剩黑猫一个人在趴着。眼神还是没有变,执着的看着街头等着那只白猫回来,等着白猫一起去吃鱼,一起和孩子们玩,一起去大榕树下。



后尾
    盛夏有些苦涩,不过它还没有过完,那年的盛夏,2018。
     那年的孩子不会忘记两只猫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玩伴一起在榕树下听知了时的幼稚。




完。

可能这篇文章文笔很差,影响大家心情。在此说声对不起。



这篇文是我对两位老师的理解或许一开始的美好,值得珍藏,但是两位老师有各自的生活终会因为一个分支而离开,不过两只猫在未来的某一时间相遇的某一时间继续彼此未完陪伴。而那群孩子们就是镇魂女神了,因为两只猫我们本来互不干系却被联系在一起,会有时候一起分享喜怒哀乐。会因为两只猫而去反抗大人,做一些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不管怎样盛夏这年,我不悔遇到两只猫,不会遇到各位镇魂女神。
        2018,    双子塔,    镇魂女孩,    C位出道。

❤❤❤❤

            

一触即发

一触即发


            看着眼前喝醉的人,白敬亭脑袋疼。魏大勋的酒量不好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可本人还要逞强,硬喝。今天本身只是何老师蹿的一个局,聚一聚。可餐桌上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话,碰了魏大勋的底线,等他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他搁那里拿着一个酒瓶子就吹。
             白敬亭扶着魏大勋,他俩身高差不多可是魏大勋因为喝醉了整个人完全是靠他支撑着。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白敬亭终于把魏大勋送回酒店的套房里。
              夜已经深了
               白敬亭用酒店的房卡把门打开进到卧室,把魏大勋放床上刚想离开魏大勋就拽住了他。看着刚才还眼神醉眼迷蒙的人,现在眼神里那有一丝醉意。“大勋...?”白敬亭轻声问出来。魏大勋一个手臂用力,将白敬亭按到床上,身体跨坐上去。上半身凑到白敬亭的耳边声音中带着几分挑逗“小白,你想...尝尝...?”“什么?”“花的味道吗?”说完,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白敬亭的耳廓。呼出的酒气也慢慢洒在白敬亭的脸上。白敬亭一下子就愣住了,他也没想到过原来喝醉的魏大勋是这个样子。他还有多少面是他没有看过的。魏大勋起身看着白敬亭眼睛似醉非醉,双腿慢慢轻轻摩擦白敬亭的腿,看着他。在白敬亭的面前一颗一颗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的扣子。他在诱惑自己,白敬亭看着在他身上的人魅惑的表演,眼角的周围像被胭脂晕染了一样。可是白敬亭能轻易上吗?答案当然是不能,他要看看魏大勋你会诱惑到什么地步。
              魏大勋看着床上的人,嘴角似笑非笑,泪痣在霓虹灯透过的窗子微亮闪着光,眼神在打量着自己,充满了趣味儿。魏大勋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受控制了,管它什么伦理纲常,今天他要尽全力诱惑他,放纵自己。魏大勋缓缓的低下身子,看着白敬亭俩人之间的距离慢慢缩进,彼此呼潵的热气扑在俩人的脸上。魏大勋看见了白敬亭眼里里的玩味,他低下头轻轻的舔舐着白敬亭的喉结。一下子白敬亭的呼吸变得粗重。翻身将魏大勋压在自己的身下。看着他不让他有任何动作,没人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霓虹灯的光芒透过窗户洒在彼此的脸上,形成光与暗的缠绵。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不断的在运动碰撞再等待最合适的机遇。看着身下的人白敬亭笑了靠近魏大勋的耳旁“魏大勋,你是什么味道的”说这话的时候手还不老实在魏大勋的身上来回摸索,满意的看着身下的人发出故意抑制住的呻吟。魏大勋也不甘示弱,抓住白敬亭的手平息了一下呼吸。“我是什么味道的,你尝尝。”魏大勋说完咬了一口白敬亭的耳朵将他的手往他的下面挪去。“白敬亭,做你想做的。”
                空气中的情欲分子一触即发,它们等到了最合适的机遇,爆发,碰撞,挤压。正如床上的两人。
               魏大勋修长的腿紧紧的环绕在白敬亭的腰上,脚踝上的红绳被汗水浸湿,诱人犯罪。白敬亭一下一下的冲击着身下的人。听着他的喘息。他要他感受他。白敬亭凑到魏大勋脸庞“哥哥,你感受到我了吗,你吃的消吗?”声音中带着撒娇的味道可却难言情欲之色。“小白”魏大勋废力的直起身子双臂挂在白敬亭的胳膊上。说了一句话,造就了他接下来的惨果。“小白,你有没有听过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PS不知道咋想的写了一辆车,估计是报废了。

听戏

发布了长文章:听戏

点击查看

没有定好谁攻谁受,好纠结,写的不好还望海涵